建馆:14784 座 祭奠总量:84184 条 族谱:158套 | 首页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馆号:
网上墓地 服务咨询
资讯类别
网上墓地 服务咨询

社会观察-网上祭奠

时间:2008/4/11 10:37:09
政府为了传承传统文化,给百姓假期。但由于为了治理的方便,却提倡大家上网去祭祖先;与此同时,商家为了经济的利益,提倡大家上网去奠亡魂,听说发短信也成。如今,在我们一方面焦虑于传统文化的丧失;一方面又急于去改变会增加治理成本的民俗。我们的祭祀仪式甚至是传统文化,该走向何方。

  社会观察 网上没有烟,心中总有花

  对于27岁的广州人林良英来说,先人纪念馆是他在网络世界上唯一留真名的地方。一年前,妹妹患癌症去世,林在一个祭奠网站付费建立了一个纪念馆,以让外地的同学朋友能方便祭祀。2008年4月1日,林妹去世以来的第一个清明节马上要到来,林上网发现,在虚拟纪念馆里,网站特别改变了版式,在纪念项目里也有特别的“清明”组别祭奠,亲友在其中献歌,点烛,留言,“那种感觉就像虚拟世界里正在下雨一般。这里充满了清明节的气氛。”他对记者说。

  政府治理下的文明祭扫

  在相对自由的网络世界,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纪念逝者的方式。不过,在民间以外,政府和商家也在以更纷繁复杂的目标发掘这虚拟时代的怀念。

  最新的推动力是2008年清明节,节前的3月15日,民政部向全国推广包括网上祭祀等“现代时尚的祭祀方式,确保使人民群众过一个文明、平安、祥和的清明节。”一位地方殡葬的行家向记者介绍,民政部近些年每年都在清明节前发文推动虚拟祭奠等新祭奠形式,原因是担忧扫墓人流庞大酿成事故,与之呼应的还有防火等安全部门——今年清明首次三天长假,人们重拾民俗、增加扫墓出游更可预见。

  政府的号召早在2002年便开始了。2006年4月27日,据悉,民政部已正式发出通知,倡导网上纪念,号召殡葬业“破千百年丧葬陈陋俗,树新世纪祭祀文明新风”。通知一发布,国内就有多家墓地陵园先后与一些IT企业推出了网上纪念服务。在2008年3月中旬,新华社等中央媒体都以显著的篇幅报道,“为了缓解清明节集中祭扫给人们带来的不便和给交通造成的压力,中国民政部将向全国推广居家祭祀、网上祭祀、社区公祭、电视公祭、集体公祭等现代时尚的祭祀方式。通过以上措施,确保使人民群众过一个文明、平安、祥和的清明节。”

  在中国传统里,清明节的习俗丰富而有趣,活动包括扫墓、踏青、荡秋千等等。从唐朝开始,朝廷就给官员放假以便于归乡扫墓,而扫墓活动通常是社会全体亲身参与的事。墓祭与平常在家里烧香不同,因为祭祀者离祭祀对象最近,容易引起亲近的感觉,国人们可以更好表达孝敬与亲情,通常人们还会有“实际行动”,譬如整修坟墓、挂烧纸钱、供奉祭品。

     专业说法 网祭,方便环保又贴近

  所有新鲜的事物出来必然有争论,被政府提倡的网祭也是如此。因为这牵涉的不仅只是一种习俗的变化,还关系着政府是用着怎样的治理思维,到底是少数人主导多数人的行为,还是多数人自己决定自己的模式。实际上,即便不去追究政府的意图,就网祭来说也是有很多值得讨论的地方。

  在各地民政部门的宣传里,网络祭祀的基本有几点:许多城市开始对实地祭奠烧纸燃炮进行限制,而网上祭奠等非传统方式,由于“方便、快捷、环保”而受到政府鼓励;在清明节日,非传统方式的推行可以规避人潮出行的事故隐患;对于远走他乡的亲友,在节日期间以网络祭祀是最好的选择。

  而在市场业界看来,互联网是一个跨越时空的虚拟平台,空间阻隔和时间限制被完全地打破;网上祭祖,可以无限地存放照片、文集,保存逝者的描述与后人的怀念,使逝者真正达到“永恒”。

  更符合青年人的生活形态

  黄涛 中国民俗协会副会长

  通俗地说,民俗就是何时做何事。我是河北人,老家那里的清明扫墓有一定的程序。扫墓时要准备好供品,一般是当地最好吃的东西,包括大碗肉、鱼、馒头等等,然后是烧纸上坟,女性还要在坟前哭坟,然后大家还要清理坟墓、除草。清明祭祖民俗的特点是在坟前,我们离先人靠得更近,这种感觉上跟平时在家里向灵位烧香不大一样,我们可以在死者的“居所”修坟、祭祀、说话,更好地表达思念之情。

  节日,其实都是满足人们的情感需求,但它没有模式化的要求。时代在变化,既然进入了网络的时代,我们也应该以正常的眼光看待民俗在社会流变中的转化。在现代的城市,墓葬基本上没有了,骨灰盒也开始不是主流了,离先人遗骸拜祭的空间越来越小,而且哪怕现在清明有了假期,很多人还是没有时间回老家扫墓。在这样的变化底下,在网上扫墓也是一样的。

  今年是给清明放假的第一年。一些评论认为要重振传统民俗,就要完整地保留清明祭祖的形式,包括出门扫墓等等,认为网络祭奠对此是破坏,弱化和虚渺化了,我并不赞同。其实几千年来,中国人的民俗一直就在变,没有真正的原始点,绝对的原生态并不存在,清明扫墓这类也是一样。我们要看到,网络能给清明增加很多新的东西,尤其在情感表达方面,人们写的回忆、思念、献歌在现实中都不能保留,但网络祭奠先人就能做到——对于上网的中青年们来说,网络的表达已经更符合他的生活形态了。只要有了情感的表达。方式是可以不限的。

陆炜 网同纪念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

  祭奠先人,有具体的形式,也有抽象的要求。传统现实世界的清明祭祖民俗是扫墓等,讲究靠近先人的表达感情与纪念,但我们做网络祭奠平台,并不关注先人的遗骸摆在哪里,我们关注的是纪念的精神,超越时空的怀念。中国的祭祀文化源远流长,几千年的传统并非一下子就会改变得了,当然网络祭祀相比之下也有即时性、交往性和方便性的特点。

  网络是一个虚拟的空间,网络祭奠不可能代替现实中的扫墓活动、骨灰与墓葬。在这个基础上说,我们与传统的民俗并没有冲突。我们只是作为在这个网络时代,对传统纪念方式的一个补充和延伸。而且一些在城市现实中已经没空间延续的民俗,我们已经在网络上重新再现它,受到很多网友的欢迎。有时这些活动可以说形成了一种新的网络纪念习惯,一些专家还认为这是新时代的新民俗,从线上、线下祭黄帝,到与新浪等门户做网络时代的端午,我们到传统节日都会做一种事情,试图探索一种新的民俗。

  现代科技捆绑祭奠挺好

  李汉秋 中国民协节委会主任

  如果清明节无法赶回亲人的墓前,我们在网上祭奠,网上设一个灵堂、纪念碑,这就是和现代科技相结合的,这种方式很好。以前过春节是磕头、下跪,几十年前就已经不下跪了,发展到用鞠躬表示拜年。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朋友见面作揖以表祝贺。十年前开始用贺年卡的方式,明信片非常风行。最近特别流行的是手机短信拜年,这也非常好。当然手机短信拜年不能代替面对面的交流,但没有条件当面拜年,手机短信一发几十条就扩大了拜年的范围。

  我们可以多设计一些,促使传统节日与时俱进发展得更好,这方面有很多工作可做,有待我们去开拓。我们是在前进,但是能够前进更好一些,和老百姓生活更加贴近,特别是征求青少年人的意见,让他们更加喜欢,让他们既喜欢西方节日,更喜欢中国传统节日,这也应该算两全其美。

  比在坟前哭诉更有意义

  刘晓翔 酒店部门经理 虚拟纪念馆管理人

  3年前,在我父亲过世前,我一直以为网上祭奠大多是给名人而设,譬如几乎每一个祭奠网站都有张国荣的专馆。父亲过世后,我申请了一个纪念馆的纪念空间,把他的照片,还有我们家人的一些悼念放在了馆里,过了一段时间,发现很多我不认识的、父亲生前的朋友和同学都在里面留了言,看到他们描述的故事,我才更完整地了解到我父亲的一生,还因此交了不少朋友。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

  清明节到了,我会隆重地在网络纪念馆里给爸爸上香,敬酒。我并不认为这样做有失庄重,俗话说做礼最重要“有心”,我正准备为他做一个小的传记,放在网络上。我认为这是比在坟前哭诉更有意义的方式。

  特约记者 河伯

  百姓声音 网祭,缺乏仪式的庄重

  清明节假期,作为2008年中国节假日改制的第一节课,颇有实验意味,就像第一年爆竹解禁,让我们兴奋莫名。但应该记得的是,开禁爆竹后,主流舆论口径并没有太多渲染烟花鞭炮所带来的喜庆气氛,而人员伤亡与火灾发生的数据则不可少。

  清明节,报道焦点依旧是交通堵塞和火灾隐患,似乎只有网上祭祀等等“先进文明”的祭扫方式,才能令我们名正言顺地享有清明节日带来的情感满足。在这点上,老百姓是有话说的,他们认为网祭不仅不庄重,也不该用火或是交通堵塞之类的做借口来提倡网祭。以下是一些普通民众的说法,它们可能跟政府口径不同,可能跟民俗学者想法不同,跟一些商业网站的人说法也是不一样。

  网祭有违节日初衷

  清明节前一周,北京等大型城市的公墓出现了第一批祭扫人流。在没有清明假期的时候,人们自然会利用清明周边的周末假期祭扫,但有了正式假期之后,这样的提前或推后祭扫有了新的意义,那就是将清明三天连续的假期空出来,外出休闲旅游。

  杰西卡是某网站的中层管理人员,在清明的前一周跟家人分别去祭扫了两位隔代的老人。她确实有清明三天假期出游的计划,但提前祭扫的原因主要是怕人多,甚至在提前祭扫的时候,他们都分别选择了清晨和中午两个人流相对稀少的时间。杰西卡觉得清明节是否当作旅游节,这完全看大家自己的选择,对于那些原本对清明祭扫没有价值认知的人,清明节就是假期。

  杰西卡自称是个很严格遵守家族传统的人,但她觉得身边的人未必会对这个节日如此看重,甚至早就有人抱怨清明假期破坏了五一长假,没法去国外旅游了。上班族是假期旅游的主力军,也是网上社会的主力军,要是他们都点点鼠标网上祭祀了,这个清明节就更成为休假了。

  不要老拿火说事

  网上祭祀,就是因为不用动火不用动身,而引来一片叫好声。但作为节日来说,这样的状况是我们坦然接受的必然还是要断然解决的偶然呢?

  火在人类文化与仪式中是种很奇妙的东西,人们暂时还没法抗拒它的魔力,人们只要自己动火,就永远有酿成火灾的危险。但如果不是信奉火的传奇,奥运圣火传递又如何可以在全球形成风潮呢?

  其实很多公墓都有专门焚烧的炉子,这要比自己在坟前烧纸安全多了,而且它们还大多形成了自己的“亚习俗”,比如在锦州的公墓,就提供粉笔,在烧纸之前,可以在炉口写上逝者的名字。

  网祭割裂生死关系

  完全可以设想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可能会实现一种相对理想的通灵网络与祭扫仪式感,但即便是这样的电子还原方式,也只是清明传统的一部分而已。换言之,清明祭扫,不仅是生者对逝者的缅怀,也是生者之间相互感知与交流的机会。从清明的习俗传统看,祭扫先人也只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已,更多的意义在于生者更新灶火、驱邪除秽,共同开启一年的新生活。

  对于魏女士来说,每年祭扫老人,都是与兄弟姐妹聚会的日子,缅怀老人的一些故事,也成为他们延续家庭传统的方式。她觉得孩子们成家之后,他们这代人开始重新过自己的生活,所以愈发看重兄弟姐妹之间的情谊。不用说他们这个年纪的人不会操作也更不会理解网上祭扫。

  从日常生活层面上看,这些市民并没有深度考虑过节日的意义,但就像春节“总要回来”的愿望一样,清明也是他们相聚、交流的机会,他们完全无法理解在家里点鼠标式的祭祀活动。虽然年岁大了身体不比当年,但他们宁愿拥挤过车流人流,从地铁站步行很久来到北京八宝山公墓,好像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对于故人的尊重。

  网祭,像电子游戏

  习俗是多少年形成的,每个人都在遵守也都在创造,凝结着一代代人的记忆与智慧。早有学者指出,中国人不是没有宗教情绪,而是在一些传统习俗,特别是先人崇拜中表现出来。

  因此,习俗并不能与制度等量齐观,不是可以通过一刀切的规则改变与简单的宣传倡导就可以扭转改变的,我们有先人崇拜的传统,我们有除夕守岁的记忆,祭扫与放炮这样的行为,是有其价值和情感上的内涵与支撑的。这不仅仅是行为本身,忽略了动机的行为,就成了一种游戏。

  漫画家阿东为此发表了一幅画作,天真的孩子看到父亲通过电脑,已经轻易给爷爷祭扫到2030年了,便问道:“我也帮您把墓扫了吧?”联想到CNN对海湾战争的直播,传播学者批判那就像是一场战争电子游戏,遮蔽了战争的残酷性与道德意义,这种类似电子游戏一样点鼠标的方式,又怎能让我们产生和维持对逝者的尊重与怀念?

  同样,从技术层面上看,目前的电子祭祀也完全达不到真实祭扫所能呈现的庄重感,技术是在不断提供各种替代品,或许有一天我们会拥有麦克卢汉所谓的通灵网络,但技术的替代从来都是选择而不是推动的结果,技术替代本身也需要真正的灵感与技能,这也就是电子鞭炮一直没有流行。

虚拟插播 月饼 菩萨 皆在网间

  话说自从网络祭祀被提倡以来,政府看到了如此模式大大减低了治理成本,而商家也在其中发现了巨大商机,在各种舆论和民俗学者的大力论证下,到虚拟世界进行民俗活动成为了中国人发扬传统文化的主要途径。300年过去了,每到传统节日,人们都会很自觉地上网进行各种仪式。春节、清明、端午、七夕、中秋、重阳……各个节日仪式都保存得相当完整。与此同时,中国网络世界创造的经济总量超过其它国家经济总量的总和,中国民俗的影响也占据了身处世界各地所有人类的心。

  端午:北冰洋上赛龙舟

  今天是端午,一年一度的国际龙舟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小三和他的队友已经各就各位,他们的龙舟摆放在客厅里。该龙舟是从国际龙舟标准协会订做的,龙舟由船体和桨组成,并有无数的数据线连接到电脑上,电脑屏幕上显示的这个龙舟是停泊在北冰洋上的一个赛点。当比赛开始的时候,小三团队用力划桨,屏幕上的龙舟就会前进。本次参赛共有世界各地的5万艘龙舟,所有的力量标准均是一样,没有人能够作弊。

  “轰!轰!轰!”屏幕上,屈原点燃了神炮,比赛开始,团队成员开始奋力划桨,朝北极点冲去。观看比赛的,有乘直升机的,有在北冰洋上搭台子的,有直接站在冰山上的,总数超过25亿,远超过观看美国NBA的人数。当然,他们其实也都是通过网络来观看,也是通过网络来搭台子,或是选择直升机。

  这25亿人群中有19亿买了雄黄粽子之类的东西,交易金额达到3800亿网元(网络货币,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100网元可兑换56美元)。据媒体报道,本次比赛没有出现人踩人的现象,也没有观众落水。

  中秋:呼朋上网赏个球

  这个时候,从地球上看到的月亮没有300年前的清晰。但是人们却可以从火星上看地球,或是在月亮上看月亮。赏月不仅可以看到小星星大小的月,也可以看到月亮上的火山口,还可以在白天赏月。观看方式则是通过“Shangqiu.com”网站,有人称之为“赏秋”,有人更愿意称为“赏球”,老外认为这个是“感谢”的意思,因此把中秋当作中国感恩节,也纷纷加入“赏球”队伍。

  白领何平所在公司规定,下午两点开始,员工在工作的同时可以组织赏月。何平连忙登录网站,呼朋唤友、吟诗作对,一句“天凉好个球”,惊艳四座,他也因此获得当天网站送出的火星尘月饼,价值8000网元。何平没舍得用,鼠标轻点,将其送给了上司,以期在未来的工作里能得到照应。

  由于月饼糖分高、脂肪高,对人体健康不利,而且浪费粮食。政府已经明令禁止月饼的制作。为了沿袭传统,人们享用的统统是虚拟月饼,人们可以将虚拟月饼转送人,也可以切了分给亲朋好友一块享用,时间久了,人类对这些虚拟的东西也会产生生理反应,也会有饱感,满足感。

  春节:团圆网上团圆饭

  春运消失了,火车票不涨价了,火车站不拥挤了,各大城市火车站广场边上的最大广告是,“回家不用坐火车,团圆网上团圆饭”。年三十晚7点,人在广州的明明,准时登录到“团圆网”,坐上9876号台,北京的父母和兄弟已经在上面等着了。席间大家可以通过音频聊天,互相敬酒夹菜,妈妈还给明明特意夹了两个饺子,这两个虚拟的饺子在团圆网里价值60网元。

  年初一早上,明明通过网络向各位亲朋好友拜年,短信拥堵的现象在那个时候都已经是考古学上的词汇了。然后,明明打开一个寺庙的主页并登录ID打算为新的一年求点运气。捐一些网元换些香,换些元宝,想拜哪个菩萨就拜菩萨,网络上还有虚拟高僧替你带路,并教你如何向菩萨祈福。自从人们纷纷上网烧香拜佛以来,在广州城区,实体的寺庙纷纷被拆,并被建成商品房,解决了800万人口的住房问题。修行的人回到了山里,一人一个房间一台电脑,僧人每天对着网络里的菩萨诵经,暮鼓晨钟世界统一,早课晚课世界统一。论证菩萨存在于网络的高僧,入选《南都周刊》评出的影响世界50人。

  特约记者 河伯

  学者访谈 关于民俗,要相信公民可正确选

  采访嘉宾 高丙中教授 北京大学社会学人类学研究所

  现代国家要反映多数人意志

  问:我们发现,在清明节前一周,就有很多人去墓地祭扫,一部分人是为了腾出清明节的三天假期出去旅游休闲,更有一些人认为清明节的假期影响了过去的五一黄金周,对于这种态度,你有什么评价?

  答:首先我们得区分一个问题,那些在网上议论这些话题的人,并不是去清明祭扫的主力人群。这些中高收入阶层,有一种参与公众话题的意识,也具备相应的能力与条件,但关心某一个事件并不意味着就会参与这个事件,他们制造出什么样的舆论,与实际上祭扫活动如何发生,并没有因果关系。

  另外,即便是在传统社会中,清明祭扫也没有特别严格的规定,只要在清明节周围一段时间内祭扫,都是被传统所认可的,当然还有三年内的新坟节前祭扫等等更为细致的习俗。

  其实,清明节是清明、寒食等好几个节气综合而成的节日习俗,它不仅包括个体与逝者的关系,也包括个体与王朝、家族的关系,除了祭扫先人,还包括登高踏青、盥洗驱邪等内容,反映的是万物勃勃生机中人们重新开始一年生活的姿态,所以即便是清明节出游、聚会,也是符合这个节日精神的。

  问:当初包括您在内的学者们呼吁政府修改假期,希望恢复清明、端午、中秋、除夕等节日传统,但是,现在很多人还是将清明看作假日而不是节日,似乎这有违学者与政府的初衷。

  答:一般来看,现代民族国家以民主的方式施行治理,反应社会中大多数人的价值观,但我国长期以来都是贬低压抑大多数人的需求的。从民国时期,1928年,包括除夕这些传统节日就被废除了。这些传统习俗被当作迷信与陋习压制了几十年,改革开放后,我们却发现这些被贬抑的东西在民间一直存在,且很快得到复兴。我们既然要建立现代国家,就要反映大多数人的意志,就要正视这些习俗的意义与价值。

  所以,你说的问题要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并不存在什么不变的习俗,习俗相比法律和正式制度,从来都是有很大变通空间的,也是合乎人情与情理的;第二,不管习俗的形式怎么变,我们要看它的核心价值有没有变,如果没有变化,我们仍旧是在清明追思故人、反省生活的话,那么采取什么样的形式,其实是不重要的。因此,你不能说人们不去祭扫,就是没有关注到这个节日的价值。

  共同价值是核心,形式其次

  问:关于祭扫形式这一点,民政部在全国推行网上祭祀的形式,这是否符合您刚才所说的习俗形式变化的方向呢?我们一方面改革了法定节假日,恢复了传统节日,一方面又倡导网上祭祀,让这些活动在家里在电脑前就可以完成,这里面存在什么样的矛盾呢?

  答:我们还是要强调习俗的核心价值、认识传统的本质,只要认同这个共同的价值,什么样的形式是不重要的。况且,即便是历史上对于离家在外的人,也有一些习俗上的变通方式,比如采取登高望祭的形式。任何形式的变通,如果在可谅解的限度内,都是可以的。如果你家的坟就在后山上,你还要搞个望祭,那就失去了变通的意义了。

  网上祭祀也是这样,如果你承载了生人与故人之间记忆与情思的联系,可以部分实现实际祭扫的意义,它就是可行的、可以接受的。相反,如果认为点点鼠标就能完成祭祀仪式,这种丢失了本质的活动也是没有意义、不可长久的。

  问:我们的习俗会不会都电子化了?

  答:电子祭祀只关注了生者与逝者之间的关系,没有照顾到生者之间的关系,其实每一次祭祀先人,也是生者之间情感关系的一种强化体验。

  正是在这些共同的、具体的活动当中,我们的社会与群体才产生了“集体意识”,延续了文化与传统,目前来看,我们的社会实践还是在不断证明这些社会理论。

  当然,现代传播学也有观点认为,网络环境下,提供给人的想像与发挥空间更大,相比实际的祭扫,可能更容易实现“通灵”之感,对于这种方向,我们也要予以关注,但至少目前的网上祭扫形式还无法达到这样的目标。

  政策往往犯简单化错误

  问:那么,学者们呼吁恢复传统的一些形式与价值,是不是也该提供一些程序上的建议与标准呢,这样关于网上祭祀等等形式,我们就不会有那么多疑虑与争论了。

  答:所有的传统,都有一种“理想状况”,比如清明祭扫,就是可以亲身回到先人、故人的坟前,祭扫、追思,并取得生人之间的共同情感体验。但要不要用这样的理想状况去要求所有的人呢?

  在理想状况之下,每个人都有一种仪式义务,也就是说你参与习俗必须要达到的目标,比如你一定是要表达对先人追思缅怀。

  我们要看到,习俗从来都是自由的、地方性的,也就是说是因地制宜的,有着巨大的调整空间,这样才能保证每个人都可以参与进来。所以说,学者的任务并不是去制定一些程序,而是要使得公众认识到习俗与传统的价值,通过自己最适宜的方式,参与到习俗传统当中。否则,一味以某种标准去强求,大部分人都会产生一种文化上的被剥夺感,进而出现负面后果。

  问:但是,现在政府或者舆论谈到网上祭祀等等,并不是强调其核心价值的恪守,而更多是从缓解交通、预防火灾以及节省时间等方面出发的,这种商业社会的价值是否对传统的价值是一种冲击呢?

  答:还是回到仪式义务这个概念上来,就是我们进行这个仪式的底线是什么,如果不超过这个底线,都是可以接受的,如果对这个底线讨价还价,觉得祭扫是浪费时间、是造成麻烦,那就失去讨论的意义了。

  我们在政策制定层面上,往往忽视了理想状况与仪式义务这种关系的探讨,犯一种简单化的错误,比如看到放爆竹伤人了,就一禁了之,完全没有考虑到这种简单的禁止所造成的损害将是多么巨大。我们为什么不去想办法制造安全的爆竹、普及燃放知识呢?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还不知道如何理解民意、反映民意。

  问:是不是我们可以这样认为,节日本来就会制造一些特殊情况,像很多国家都有的狂欢节,就是整个城市陷入“混乱”。

  答:可以这么说,其实很多节日,就是对常规的打破,至少你休息了,不用去上班了。如果我们放了清明假期,又怕造成一些异常情况,从而号召大家去网上祭祀,这个逻辑就不对了。

  我们建设公民社会,就是相信公民可以正确选择,政策可以反映公民意志。西班牙的奔牛节会不会造成混乱和伤害呢,肯定的,但有没有受伤的人会对政府抱怨呢?大概不会。因为在他们参与之前,已经充分考虑过这个问题了。

  政府毕竟是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既然有祭扫的需求,我们就要看如何满足这种需求,比如增加投入拓宽道路、增加停车场。如果大家都是网上祭扫,清明节就真的跟放假没什么区别了。

关于天堂国度 | 招聘信息 | 联系邮箱 | 网站公告 | 服务中心

Copyright (C)2007-2009 wangza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wangzang.net 天堂国度网